您的位置

兒童使用助聽器五大誤區

按照年齡來劃分,使用助聽器的人群數量呈啞鈴型,即:16歲以下的患者和60歲以上的患者是助聽器使用最多的群體,而年齡在30左右的則相對較少。正確使用助聽器是小兒聽力康復中至關重要的一步,但是,在現實生活中,和老年人相比,小兒面臨的問題更多,這是因為兒童年齡小,無法清楚表達自己的需求,也無法反饋助聽器使用效果好壞,更重要的是小兒助聽器驗配涉及更多的人為的環節,包括小兒家長的意見、學齡兒童老師的看法、嬰幼兒的醫生等專家技師和親朋好友的意見,均能左右小兒助聽器使用成功與否。當然,在整個過程中,最大的問題是由于小兒聽力狀況無法及時獲得導致助聽器驗配師只能盲人模象,霧里看花,依賴直接和經驗來驗配助聽器,因此,難免出現問題。

    從助聽器的驗配理論和實踐來看,兒童并非“小大人”已是共識,前者因其自身特點有別于成人:比如聽覺系統發育程度,心理狀態、視覺、智力、反應能力等方面都與成人存有差異。而助聽器作為一個特殊的康復技術,自己無法因人而異,必須依靠助聽器驗配師和家長的配合,才能起到最好的效果。

    鑒于此,作為普及聽力學知識的系列文章,中國聽力學網專家根據國內兒童助聽器驗配的現實和具體特點,參照國外兒童助聽器驗配的規定,分析了目前小兒助聽器驗配出現的問題和困惑,總結出以下五種具有一定影響力的現象,稱其為誤區是因為,如果這些問題不能及時解決,勢必給家長和相關專業人事,造成誤會、困惑甚至誤導。

    (一)最貴的助聽器才是適合小兒的最佳助聽器

    這種看法代表了一部分家長在選擇助聽器時采用的標準,一種比較普遍的誤區。其實,產品價格高低主要反映在產品本身的技術和產品市場定位,價格和效果沒有直接關系,簡言之,并非越貴的助聽器,效果就越好。這條規律在其他行業如此,在聽力康復領域更是如此。助聽器定價主要取決兩個因素:一是助聽器使用的技術含量多少,直接體現出該產品研發投入多少,比如現在市場上推出的大部分高檔助聽器均具有無線技術和信息傳輸能力,瑞士峰力公司開發的CORE多媒體平臺、丹麥奧迪康推出的雙耳動態平衡和無線藍牙科技的RISE平臺以及美國斯達克的Drive多核處理器等均屬于這種類型。由于這些技術需要專門的技術支持和處理,是一般助聽器無法做到的,因此這些技術投入很大,價格相對昂貴可以理解;但是這種技術是否是一個只有6個月的嬰兒助聽器的首選?值得推敲,屬于驗配范疇的決策。

    第二個決定助聽器價格的因素是該產品的市場定位,通常廠家根據各自助聽器在市場的位置,按照價格將其分成入門經濟型、中等價格的商務型和昂貴的高檔型,這種分類和助聽器驗配適合的年齡段并無對應關系。顯然,僅從價格來考慮助聽器,可能選擇了一款具備了所有先進技術,但并不一定適合小兒使用,既浪費,效果也不明顯。

    因此,我們建議在選擇助聽器時,千萬不要用價格作為標準,而是根據小兒的具體聽力狀況和希望達到的聽力康復目的來購買所需的助聽器。其實,大多數有實力的廠家,除了根據價格和市場策略分類助聽器外,還有其他的方法,比如根據兒童的特點,廠家一般都專門設計了兒童助聽器。這種助聽器的外形經過專門設計,適合兒童使用,比如兒童耳鉤、具有特大功率但是體積小的13號電池助聽器、有電池門鎖的助聽器、有電感和音頻輸入適合和無線調頻設備聯結等等。瑞士的峰力公司、丹麥的奧迪康公司、美國的斯達克公司、丹麥的唯聽等均有系列的兒童助聽器產品,家長應該首先廠家要求能提供相關的信息和咨詢。

    (二)帶上助聽器后,我的寶寶還是不能叫“爸爸媽媽”。

    許多家長在自己小兒剛剛帶上助聽器后的第一個反應便是讓小兒叫爸爸媽媽,如果患兒不能做到,甚至完全聽不懂時,家長往往非常失望,之后便認為助聽器效果不好。這種急于求成的心態可以理解,也折射出我們對助聽器持有過高的期望。助聽器不是藥品,也不是手術,一針下去無法立竿見影,聽力康復是一個漫長有序的過程,任何僥幸心理勢必影響對小兒按部就班的系統康復培訓。助聽器的主要功能是幫助聽力損失的兒童,提高對聲音的感知,我們稱為可聽度。先有聽得到,才能有爾后的聽得懂。二者不能畫等號。聽得到是一個可以定性定量的心理聲學過程:在滿足其他條件基礎上,隨著助聽器增益的增加,聽障兒童能聽到的聲音越來越多(響度)、越來越清楚(信噪比改善)、聲音范圍也越來越廣(聆聽各個頻率的聲音)。可聽度的改善需要一定時間,尤其是聽力損失超過90dB的兒童,至少需要6個月以上的持續不斷的聆聽和練習,才能有較好的效果。因此,希望剛剛帶上助聽器便能聽得清楚說話,并能做出相應反應是不現實的。

    聽障兒童從可聽度階段進入可懂度,不僅需要合適的助聽器,更重要的是需要系統的聽力培訓和個體心智發育等,包括對各種聲音的訓練,需要一系列聽覺發育和改善的過程,比如從聽到見到能分辨出聆聽的聲音,從聲音的記憶聯想到聲音附帶的信息,這些復雜的聽覺過程也不是助聽器一帶便能解決的問題。所以,正確理解助聽器的作用,對自己小兒聽力康復效果應該具有客觀合理的期望是小兒聽力康復成功的重要條件。

    (三)你寶寶ABR已經110分貝了,還聽不到聲音了,不用配助聽器了。

    這種誤區不是來自家長或患者,而是來自醫生,由于缺乏對兒童聽力康復基本知識造成的。這個誤區有兩個問題,一是ABR測試結果的解釋,二是重度聽力損失兒童是否需要使用助聽器。關于ABR預測小兒行為聽力閾值的有效性和適用性,中國聽力學網已在《兒童測聽四大誤區》一文中有詳細闡述,這里我們只想重申ABR測試的是患者腦干部位對聲刺激的反應閾值,通過這些反應閾值再來預測小兒的聽力閾值。因此,將小兒對某一刺激聲強度反應與否視為患者聽力閾值,稍嫌牽強,應該避免。

    關于極重度聽力損失小兒是否也能得益于助聽器在國際上已是不爭事實,2004年美國聽力學學會頒布的《童助聽器驗配指導方案》是小兒聽力康復領域中的一份非常重要文件,已在當年由蔣濤等譯成中文,在聽力學雜志上發表。其中對于極重度聽力損失兒童是否需要佩戴助聽器,該文有明確規定:“雖然聽性腦干誘發電位 (ABR)不能引出任何反應,極重度聽力損失的兒童也必須配助聽器。”現代助聽器技術高度發展,許多助聽器能提供超過80dB增益和140dB的輸出,還有許多配套的功能,兒童助聽器驗配適用范圍已經從過去的90dB 增至100-105 dB。大量研究也已充分表明,助聽器不僅能幫助極重度聽損小兒學習言語,還能訓練患兒對聲音的感知和分辨,這種放大的體驗和效果,對于爾后患兒聽覺康復有著重大意義,即使選擇人工耳蝸,也助于重度和極重度聽力損失的嬰幼兒的早期聽覺訓練。所以,單純因聽力損失過大而放棄選擇使用助聽器既不明智,也不科學。

    (四)目前國內兒童助聽器驗配基本沿襲成人的方法是第四個需要指出的誤區

    大部分助聽器驗配中心缺乏兒童助聽器驗配所需的硬件和軟件基礎。硬件指的是測試真耳-耦合腔差值(RECD)設備、調試兒童助聽器的配件等,軟件指的是為兒童驗配助聽器所需的配方軟件(DSL 5.0或NAL-NL2)、評估兒童助聽器使用效果的技術條件等。如果沒有具備這些重要條件,嚴格講是無法有效地開展兒童助聽器驗配工作,效果也受到影響。首先,我們知道嬰幼兒耳朵從出生后,一直處于不斷發育過程之中,尤其出生后的兩年發育最快,到七歲后逐漸定形,十歲后才停止。期間,耳廓大小,外耳道大小、硬度、方向等都在不斷變化,例如目前助聽器驗配常用的耳道聲學參數都是以成年人的平均數據為基礎,而研究顯示新生兒的耳道共振曲線的峰值頻率是成人平均的2~3 倍;兒童的真耳-耦合腔差值要到五歲時,才逐漸接近成人均值。因此,在現實中,用成人均值為兒童助聽器驗配計算目標增益等重要參數,顯然有誤。另外,我們還需考慮小兒的外耳特點,較柔軟的耳模對于小兒較好,并需不斷更換,適應其外耳道發育,避免聲反饋或過渡放大等問題。

    因此,中國聽力學網建議,當家長選擇在什么地方為自己小兒驗配助聽器時,除了應該考察專業機構的商業信譽和資質外,更應考察驗配店是否具有足夠的專業知識和兒童驗配的經驗,要詢問是否具有必備的技術手段等,比如真耳測試儀器、真耳-耦合腔差值模塊、適用于兒童的聲場測試條件等。只有當醫院或驗配中心具備這些條件,才能和聾兒長期合作。小兒聽力康復需要十年甚至更長時間才能取得較好的效果,嚴格挑選合格的助聽器驗配和服務中心是成功的首要條件之一。

    (五)單側聽力損失的小兒,不需使用助聽器,因為好耳照樣能聽到

    在解釋為什么這是誤區前,讓我們先看看單側聽力損失到底是個別小兒的問題,還是一個較為普遍的事實。流行病數據顯示,新生兒的單側聽力損失發生率為0.083%,不到千分之一,新生兒重病監護區的發生率要高得多,約為0.32%,顯然,單側聽力損失發生率并不低,已經接近新生兒聽力損失發生率,而后者已經成為兒童聽力健康的保健措施之一。所以,我們不能忽略單側聽力損失的存在。從單側聽力損失對小兒發育的影響來看,如果不使用助聽器,雖然他們的好耳能聽到正常人說話,但是在日常生活中卻面臨許多聽障問題,噪音下理解言語的困難、方向性辨別能力下降、無法利用雙耳效應等。數據顯示35%單側聽力損失兒童至少在其學習生涯中留過一次級,13.3%的兒童需要特殊幫助才能繼續學習,20%的單側聽力損失兒童被其教師評為有嚴重紀律問題,50%的兒童學習難以獲得較大進步。

    同樣,《兒童助聽器驗配指導方案》明確要求 “這類兒童應該使用助聽器”。助聽器除了能幫助小兒更有效地聆聽言語、學習講話等外,保持對差耳持續不斷的聽覺信號刺激,能避免所謂的聽覺剝奪現象出現,即:差耳不僅失去聽覺敏感能力,還會失去該耳即便在理想的聆聽條件下無法利用聽覺放大的能力。簡言之,假設小兒沒有持續的接受聲音刺激,即使最新的骨錨式助聽器械也不會有較好的效果。失去對聲音強度感知的能力和失去對聲音辨析解碼的能力是不一樣的,后者利用聲音的能力則是為差耳的任何未來康復可能性畫上句號。所以,在對待單側聽力損失是否需要使用助聽器上,我們最好不要輕易否定。

    綜上所述,兒童助聽器驗配是一個系統工程,也是一個長期項目,目前在國內有不同的問題,不過中國聽力學網從中選出上面五個具有代表性的誤區,進行解釋和闡述,目的是讓家長、老師、醫生和聽力專家更加重視小兒聽力康復的現狀和發展。我們必須面對這樣一個現實:兒童助聽器驗配是新生兒聽力篩查中的一個重要部分,篩查出來的新生兒一般年齡不到一歲,為這個人群選擇、調試和評估助聽器一直是一個巨大挑戰,沖出上面的誤區將會極大改進兒童助聽器驗配的質量,進而提高助聽器使用的數量。

聯系我們

021-38750377

在線咨詢1:在線咨詢1

郵件:[email protected]

地址:上海徐家匯區華山路2088號2302室

掃一掃,關注我們。
3分赛车走势图 小股票赚钱吗 自由幻想 小区赚钱 辩论怎么赚钱 360七星彩走势图 快乐扑克 娱乐棋牌 支付宝 炒股 动图 喜乐彩历史开奖号码 野生鱼能赚钱吗 山西十一选五怎么选才能中 神州五分彩在线计划 北京pk10算法加减5公式